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生作品 > 我们的老班(高三35班 陈婷)

我们的老班(高三35班 陈婷)

2022年01月25日 10:12:35 访问量:3249 作者:陈婷

我们的老班

高三35 陈 婷

 

自考场失意后,世界的喧嚣似与我无关,我不顾家人的反对,还是选择重新整理行囊,再次远航,和班主任周顺老师的认识也是在这样的情境下开始的。

在处理好入学的相关手续后,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:我能相信你吗,老师?微信的另一头只有一个简短有力的字:能!让我有些难过却又不知所措。

开学姗姗来迟,一个略矮的男子穿着一件皮夹克阔步走向讲台,他就是我们的班主任,和我想象的有些出入,但却因为他幽默风趣、透彻明了的讲课风格而喜欢上历史。我抬头看着“一诊”倒计时的数字越来越小,但似乎在这样一位老师的带领下,学习这件事也不算太赖。

我本以为一切会如常向着我所期待的样子发展,然而意外却发生了。一个雾气未散的清晨,老班忙着骑车赶到学校给我们听写英语,加上天冷路滑,又有人闯红灯,他为了给那闯红灯的学生让道,自己却摔倒在地上,脚还卷进了车轮里。这一天,他依旧匆匆忙忙来到学校上课,还风趣地说车倒向了右边,伤的却是左脚。他是上完历史课才走的,表现得云淡风轻,让我们都没太在意。后来才知道他的脚摔断了几根骨头,住院手术,粉碎性骨折的两处只能用钢钉固定住。

老班住院后,大家心急如焚,而他却拒绝了我们前往医院看望他的请求,一心只想让我们好好复习,备战“一诊”。俗话说“伤筋动骨一百天”,我想我们接下来几个月都会见不着老班了,刚开始的几天班上还算正常,可几天后班上有些浮躁了,代课老师和老班风格有些差异,我也动摇了,对即将到来的考试虽有期待,但更多的还是恐惧,毕竟这是我们高考失利后重来的第一次大型考试。

一个星期过后一个晴朗的周一,升旗仪仪式结束后,我们回到教室,看到一个人让我惊讶得喊出了声,老班他回来了!他坐在那里,脚上缠着厚厚的纱布,脸上却很淡然,似乎感觉不到疼痛,而我的脚似乎重了几分,以前摔倒扭伤脚的经历让我记忆犹新,那种能让人痛得龇牙咧嘴的感觉现在都还让我倒吸一口凉风,而他的脚骨折多处却还静静地坐在那里,他该有多疼啊!

老班回归后,他说:“看到你们的状态,我心急如焚,我知道大家都是经历过失败的人,很多同学是冲着我而来复读,我也曾答应过同学们会全天候陪伴大家……”周班的话语在耳畔回响,我陷入沉思,我愧疚了,时间一久我便开始遗忘来到这儿的初衷,变得浮躁、懒散,而老班的话直击我记忆的深处。老班违背医生不准他出院的命令来陪着我们学习,我们又怎么能浑浑噩噩呢?之后的班级又恢复了往日的井然,每天清晨、深夜,老班都坐在讲台上,他像是一枚定心丸,定住我们浮躁的心,督促我们收起懒散,整理行装,挥鞭前行。

此后的每一天里,同学们都去校门口将他从出租车上迎下来,把他送到教学楼,而他只能撑着拐杖用左脚后跟轻轻点着地面,右腿缓缓踏出,微微耸着肩,一瘸一拐费力地走进教室,稍微靠近讲台便收起左腿,单脚跳着挪到讲桌前。从办公室到教室那一段不长的距离,却成为老班上班路上的巨大挑战,有时我们想扶他,他却轻轻摆摆手,坚持自己撑着拐杖挪动。偶尔遇到楼梯,同学们想背他,他只是笑着劝我们放心,然后扶着楼梯一蹦一跳地向上跳去,他蹦上去时的动作看上去有些滑稽,可我的鼻子却有些酸酸的。

见过寒秋的冷寂,顶着凛冬的严寒,待来年春暖花开,又将是一番别离,留给我们相处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何其幸运能遇见这样一位老师。高考路上,感谢有您相伴,待六月花盛之时,定不负老班!

 

编辑:站长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我的老师(高三35班 郭莎)
中国现代教育网 泸州市地质历史文化基地 国家教育部 互联网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古蔺县蔺阳中学校
联系地址:四川省古蔺县古蔺镇陵园路65号 电话:0830-7211230 邮编:646500
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087
北京网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Copyright 2006-2022 gllyzx.30edu.com.cn , All Rights Reserved
蜀ICP备05015256号